昆明证券分析虚拟社区

区块链版权给数字化产业带来了什么?未来有哪些趋势?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本文转载自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进入2018年后,区块链行业持续发酵,资本大举入场和创业者争相投身都透露出强烈的信号。据IT橘子数据,今年第一季度获得投资的项目中41%为区块链项目。在具体应用上,既有BAT等巨头围绕核心业务开展区块链尝试,也有创业者单枪匹马杀入重围,其中区块链版权是应用较多的场景之一。


给数字化转型的内容

创意产业带来革命性变化

近年来区块链技术的迅猛发展,给经历数字化转型的内容创意产业带来了革命性变化,在数字内容的版权保护、文创产品的身份认证、标识溯源、资产变现等方面提供了技术支持和解决方案,促进整个行业的发展。如美国科技巨头英特尔公司开发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版权专利,用于记录和验证与版权保护相关的数字内容的属性。区块链媒体初创公司Po.et基于区块链技术搭建了一个平台,通过授权、分发版权登记的协议,为文字、音乐、图片等创意内容提供所有权管理及相关操作,实现版权的交易。该平台将版权数据记录到区块链中,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查询这些数据,任何想要转载该内容的人都可以很便捷地确定它的许可权、归属权和与之相关的转载付费要求。


当前普遍认为金融、证券、公益、共享经济等是区块链的主要应用领域,在范围更大的区块链10大领域应用中,IP版权、教育以及文化娱乐也被列入其中。在文化娱乐领域的具体应用包括视频版权、音乐版权、软件防伪、数字内容确权、软件传播溯源、礼品数字支付等。视频、图片、音乐等素材成为内容创意产业应用区块链技术的主要领域。美国的Pond5平台就为艺术工作者搭建了一个有6000多万条素材的交易平台,向用户提供有版权认证的、优质的音乐、音效、视频、图片等素材。而在图书出版领域,区块链技术开启了适应市场趋势的线上交易模式。英美出版界近来开始试水区块链技术,为作者和读者提供更直观的感受和更直接的收益。德国的IPR License公司则致力于借助区块链技术提供实时的版权信息,打破地域和公司的限制,实现版权的实时交易。


在文创产业,区块链技术所具备的标识溯源能力也逐渐受到关注。每个参与者可以验证中间过程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以从根源上扼制仿冒产品流向正品交易市场。区块链技术因其“数据资产化”的特点,对每一位设计师的设计版权给予加密保护,有效杜绝设计方案被剽窃。同时,版权和设计信息在“设计库”中形成专有代码,一方面保证了设计产品的真实性,另一方面也可以将设计方案资产化,为原创者带来相应收益。


国内文娱领域已经涌现出一批创业公司,其中,版权和创作两个方向比较有机会。文娱行业普遍存在侵权乱象和版权保护难问题,现行的确权维权方式基本是持有成熟作品,比如剧本、小说,到版权局等有关部门自主申报知识产权,费时费力,有了区块链可以直接将作品在链上登记注册、完成确权。


在创作层面上,区块链使创作门槛进一步降低。与专业内容创作者或编剧相比,大部分用户处于简短想法、创意,或者一段文字、一个梗概故事的写作程度,这种情况无法做知识产权保护,而借助区块链,再小的创意、文字也可以保存在区块链上作为知识产权,无疑将激发更多人参与创作。


此外,深度融合智能制造技术与区块链技术打造的生态平台智造链,赋予每个经由智造链生产的文化创意产业唯一的“身份标识”,以满足消费者对文创产品进行追踪溯源的要求,从而最大限度地确保消费者收到的文创产品是唯一且满足需求的,提高了系统的可追责性,降低了系统的信任风险,有效杜绝假冒伪劣产品的出现。


未来三大趋势

区块链的核心竞争力是节点、数字资产、共识机制和智能合约,随着区块链行业持续快速发展,未来可能出现三大趋势:一是推动信息互联网到价值互联网的转变,整个社会全面进入数字经济时代;二是作为革命性技术推动解决生产关系的分配体系问题;三是推动商业社会从所有权的交易转向使用权的交易,进入通证的共享经济时代。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全球数字商品交易规模约2.25万亿美元。发达国家的数字商品市场规模与中国大体相当,并且大部分由进出口交易和上市公司贡献,但是我国有13亿多人口,人均贡献还很少,这说明中国的作品变成数字资产还处于萌芽状态。“按照中国现有7.5亿网民估算,其中至少有1亿是内容创造者,假设每个人贡献1部作品,每部作品售价10元,就是10亿规模的市场。再假设每个作品每月被使用1次,1年间市场规模就能达到几十甚至上百亿元。”巨大的数字商品潜在交易市场,是人人链创始人刘金鹏选择区块链版权为创业方向的原因之一。


让内容、IP实现其价值,让创作者享受作品收益,几乎是所有区块链版权创业者的共同愿景。有的聚焦文字创作,有的谋求IP在泛娱乐产业中的价值变现。在越来越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区块链版权项目有些已经放弃版权方向,其中不乏人人链这样已经聚集50万用户、产生百万个订单的产品。


而以IP为入口谋求影游漫娱泛娱乐全产业链开发的项目,则更着重于泛娱乐产业链上各种资源的聚集,一方面促成影游漫娱公司选中并开发平台上的自有IP,另一方面也主动孵化平台上的自有IP。比如西安纸贵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获得贾平凹、潘朴等文学大家的认可,并与喜马拉雅FM、中国剧本网等机构合作。再如链娱(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版权交易平台未来版权与东野圭吾、索尼达成合作,今年3月底又宣布与中国“金鸡百花奖”达成基于区块链技术的IP战略合作协议,将利用未来版权的区块链技术优势和“百花奖”的影视资源优势,实现参选作品IP在未来版权平台的上传、存证和认证,促进优质IP资源的孵化交易,共同营造基于区块链的文娱生态圈。


但是,在内容产业中,大量头部IP被巨头垄断已是不争事实,区块链版权多以腰部内容和创作者为发展核心,同时兼顾头部内容。而更现实的问题是,大多数区块链版权产品仍然没有找到成熟的盈利模式,依靠版权注册费用、收取交易佣金的方式比较常见,而寻求在IP开发过程中获得收益则周期更加漫长。可以说,目前区块链版权项目自身造血能力仍然较弱,在市场培育期寻求融资、依靠资本力助推寻找商业模式将是常态。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