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证券分析虚拟社区

暴跌!贸易战疑云下的历史归宿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别放弃治疗,速速点蓝字关注我们

温馨提示

历史叙事常可以作为叙述者与真实历史之间的对话—现代日本史

分析当下面临的现实问题时,我们往往可以从逝去的历史中找到经验。如失去坐标参照和剥离时代语境而将某个问题绝对化,则容易迷失在现时和未来的进路上。


       上期从鸦片战争讲起,结合当前中美贸易战谈了谈个人对于贸易战本质的透视。作为试图实现跃升的白丁所该具备的基本素质,需知任何历史事件都将隐藏于“政治精英们面向民众的道德规训中”,任何行为下的外宣口号或是伦理道德,仅仅是取悦大众的精神鸦片,别忘了民众喜欢用脚投票而拒绝繁复的行为思考。这种天然的信息欠缺,明显的表现在日常生活中精英和大众的具体选择上。

民生证券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指出:请做好准备虽然自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对华从未间断过各种法案和制裁举措,但是这回却是一次系统性的战略举措。

管清友表示,绝不愿意秉持冷战思维,但做出如下判断和建议:

其一,国家、地区和企业都要有充分预案。

其二,刚刚开始的贸易战和已经启动的全球流动性收缩,对国际、国内资产价格都有直接或间接影响,资产价格变动只是时点问题,上市公司和投资机构以及普通投资者对此缺乏必要的防范和准备。

其三,从眼前看,无论哪一种类型的企业或是投资机构,对外部环境的分析不应只在国内环境,而应该放眼全球,并根据外部环境的变化及时调整战略。目前的情势,只是初露端倪,很难量化分析。

但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有一句话很有说服力:不可能的事情经常发生,你最好有所准备。

股市楼市走向何方?你的钱袋子有何影响?

财经作家刘晓博分析:中美贸易战升级,股市首当其冲,会出现下跌,然后看国内政策如何调整。对楼市,初步影响也是负面的,但最后也要看国家的政策如何变化。贸易战,会让官方更加注重国内的楼市、股市,只会让它们会发积极作用,而不是产生拖累。




亦如上期群聊所讲:任何国家意志得以落实,都将毫无悬念的归结到军事实力上来印证。



       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虽然有心对中国加以遏制,但却苦于深陷中东,无力分兵对中国施压落实主张。今天他已经具备这个条件且目标清晰~!从历史痕迹中寻找依据,鸦片战争到中美贸易对抗不同时代背景下对于历史叙事的手法不同,但是主导事物发展的核心始终不变。英帝国时期的鸦片战争,和美帝国时期的中美贸易战。二者尽管历史代际不同,地缘环境迥异但主导两任霸主和中国硬怼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原因:

第一:从地缘政治上讲,英美虽然面积相差巨大但都是海权国家。英国是岛国,美国也是岛国。(这里我们需把美国所在的北美大陆这块远离世界人口中心的土地看做一个岛国)作为岛国,海洋强权是其摄取利润的优先选项,从中国加强南海军事化之日起即预示着两种不同形态的国家之间在摄取核心利益的途径上产生了根本冲突。

        由以中国为核心的世界中心在此,仅就中、印,苏俄、内陆亚洲,东亚人口相加就占去世界人口市场的一半,因此马六甲及其南海区域作为世界上最为重要的贸易航道,就成为了海权国家摄取利益的核心手段。如果失去了对该区域的有效控制也就意味着失去了对该区域的规则制定,进而失去利益获取可能性,对于英美这种远居人口中心的番邦而言南海乃不折不扣的世界中枢。


“英国海军是一只无比强大的防御力量,他关系到英国的生死存亡——《丘吉尔回忆录》”


“确保于我关键海道的友好控制,乃是关乎合众国生的重大利益——西奥多.罗斯福”


       随着不同时期内英美崛起后的实力提升,英美双方都将对全球关键航道的控制纳入本国利益归属的核心范畴;所以从地缘政治上讲,中国只要走出去就势必要与旧霸主产生对撞这点是不可避免的;

第二:从国家制度上讲,英美都是资本主义国家,一个是资本主义先驱一个是清出于蓝的继承人。一个远离世界人口中心的番邦要想控制世界人口中心,为本国谋得最大利益。首先得从主宰社会运行的“最高共识原则”上着手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激励制度,确保整个国家以这个“公共价值标准”为参照和规范去标定每一个社会成员的行为方向。社会制度作为一个国家“最高共识原则”下产生的操作流程就是组织起一个国家内在生产力的方法。各国的政治精英通过构建这些理论框架,组织起本国的生产力以期在竞争中获得胜出。人类社会获得地球生物链顶端的竞争地位,本就是通过高效的社会组织能力获得的,何来的所谓“自由”之说;



       由于不可逆转的先赋因素,各部族国家发展起跑线不同。在相互竞争中产生了不同的制度组织整个族群相互竞争。所以制度不是飞来峰,这就好比生活在城中心的群体有城中心的“生活规则” 来指引你每天如何高效的完成自己的衣食住行等生存行为,而生活在郊区有郊区的“生存规则”。我们把这种“生存规则”比喻成“生活制度”不同区域的人需要不同的“生活制度”来组织自己的生产生活节奏,实现效率最大化。活在郊区的人妄图以活在市中心群体的生活制度来指引自己的日常起居,唯一的结果就是获得贼特么累。就像自由资本主导下的“民主制度”,要说玩的好且为自己在竞争中谋得了巨大利益的也就英美。其他地区国家跟风玩民主的非死既残。除去英美以期通过“民主制度”获得竞争优势的地区国家压根没有。大家不妨翻看现代国家发展史,除去英美,有谁借助“民主制度”获得了对外的竞争优势?前苏联乃至今天的中国,莫不是通过建立一个超级的中央集权国家获得的竞争优势附以使所辖人民能有一个较好的生存状态。

第三:从国家战略的推进方式上看,18 19世纪世界大多数地区还处于相对莽荒的情况下,“自由”并不需要什么秩序来确保自身的言行正义,能抢就抢、能杀就杀、贩卖黑奴、毒品输出都不会成为一个对外扩张时摄取利益的阻碍。伴随扩张加剧,德国作为欧洲陆权大国试图深度参与到全球利益的瓜分当中,开始扩充海军并兴建威胁苏伊士运河和印度海上贸易商路的中东铁路时,就意味着欧洲内部已经由利益分配的相互侵占上产生深度冲突,并最终诉诸于战争。出于内部矛盾的不可调和,各方都打不动了,才相应出台了各种法律条纹来约束强盗之间的抢劫契约。所以战争作为国家意志得以落实的最终依据,对于亚文明形态下的西方来说是唯一的解决途径,就如同分裂时期的中国最终还是得通过战争把整个区域融合成为一个集权国家才能避免。以此类推,中国若是在历史中未能完成一个统一强力的集权中央建立,用以统帅幅员辽阔的广大国土,内陆省份(国家)和沿海省份(国家)一样会因为利益配属问题而产生摩擦最后导致内斗不止;



       所以上,中国“一带一路”的战略推进等同于德国通过兴建中东铁路来瓜分英国的海上贸易份额一样,如果说这个美国和西方还能忍的化,今天中国又通过加强海军建设,执行走向深蓝战略那基本上就已经是彻底摊牌全方位反击。国内自由经济下的媒体,虽然笼罩在西方咄咄逼人的话题语境下,但实际上正如托马斯.曼在小说《布登勃洛克一家》中提到的一个比喻—当人类组织在其内部已经严重衰败的时候,外表往往显得十分强盛。

       信息泛滥的年代,寻找真相真心困难。只需把真相隐藏在无数垃圾中就行了~!亦如多年来民主和专制之争一样,在别人给出的理论框架内讨论,怎么讨论都跳不出这个圈套。就像在盒子里蹦跶的蚂蚱,跳的再高他的世界也只是这个火柴盒子。基于上述分析,援引金融界大咖的提示,在全球对抗再一次轮回到这个时间节点上时,如非专业人事技术流派。资本市场的逐利还是观望为好!



举报 | 1楼 回复